麻豆传媒类似的

谢西泽一行到了地方,看到楚家一片缟素。

谢风眠低声对谢嘉磊道:“等会儿见到楚轻言你不要乱说话,你现在代表的可是咱们谢家知不知道,别给咱家丢人。”

谢嘉磊点头:“嗯,我知道大哥……”

楚家一听谢家的人来了,楚轻言他爸,赶紧出来了。

谢北召跟他握手寒暄了一会儿,表达了一下遗憾和哀思,才去灵堂。

天亮了,太阳出来了,灵堂里的人多少觉得,没那么恐惧了。

那几个尿裤子的,已经跑去换了衣服。

灵堂里的空气此时也清新了不少。

只是因为一直在烧纸,所以空气中有烟熏火燎的气息。

楚家的人就在灵堂两侧跪着。

楚轻言在左侧最前方,身上穿着白色的孝服。

谢嘉磊一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了楚轻言,他心中着急,想问问他现在怎么样。

一个人的旅行

可是碍于现在的情况,他不敢直接去问。

只好,多看两眼。

楚轻言并没有看过来。

但是,谢嘉磊感觉,只看侧影都看出楚轻言瘦了。

他心中叹息,楚老太爷忽然死了,楚轻言失去了庇护,他又是那样一个不讨喜的性格,以前结仇那么多,现在,的处境肯定非常不好过。

谢西泽也看了一眼楚轻言。

他的角度能看见,楚轻言大半张脸,表情还挺悲痛的。

谢西泽不由得心中冷笑,呵呵,倒是还真能装啊。

此时,谢西泽再看楚轻言,已经没办法再用以前的角度去看了。

这家伙,很有可能以前表现在人前的那一面面,都是伪装。

真正的楚轻言……

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。

就连谢西泽当初都看走了眼。

楚老爷子的这一死,还真是……有意思的很。

谢西泽眼角的余光扫过那些一个个面带悲恸的楚家人,可是却真没从几个的脸上看到伤心。

不得不说,平日里,楚老爷子在楚家积威的确很深,没有人敢反抗。

但,他这一死,压在那些人头顶上的大山就没了,立刻就动了别的心思。

从侧面来说,楚老爷子这治家并不怎么样。

这楚家,许多年前,还是和谢家齐名的大家族,可如今,当真和谢家差远了。

至少目前,他们谢家,根本不会出现,兄弟离心。

对着楚家老太爷的遗像三鞠躬之后,谢北召亲上了三炷香。

谢北召跟楚轻言的父亲道:“远洲兄节哀……”

楚轻言的父亲,名,楚远洲。

跟谢北召年少时便认识了,两人素日交集其实,也不太多。

因为他们混的不是一个圈子。

楚远洲性格稍显懦弱了一些,并不得楚老太爷喜欢,因为他觉得这儿子不像他。

所以,对长子的关注,其实不多。

而谢北召跟他恰好相反。

楚远洲向谢北召一行半鞠了一躬。

谢北召道:“父亲原本想要来的,但是,他年纪实在大了,而且,出楚伯父去世的消息,对他打击很大,我们担心,他来之后,身体会扛不住,所以,便没有让他来,还请远洲兄见谅。”

Tags: